具惠玲:做好了就是最体面的工作——记80后大学

  中国江苏网4月15讯 10斤重的锛、6米长的竹片,天天和这些疏通下水道的工具打交道,撬盖、疏通、清淤,李智慧用起它们是如此顺手。10日,盐城亭湖区文峰街道朝阳社区的中心路上,居民往来穿梭,李智慧和姐妹们橙色的工作服特别显眼。

  工具不是万能的。窨井有垃圾、碎石,就得人下井用手一点点掏。这样的事,李智慧和姐妹们一做就是7年。想起7年前的自己,35岁的李智慧仍然心潮澎湃。80后、女大学生、高级工程师,怎么说也是个白领,但她却放着办公室不坐,选择了这苦脏累、别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岗位。

  “我想报名当下水道班班长”,盐城市城乡建设局市政设施管理处、排水科科长曾玉成说,7年前,这孩子的那一句话真让人大跌眼镜。

  当时的李智慧在市城乡建设局图审中心上班,工作稳定而体面。“下水道班是一个优秀集体,老班长退了,我想锻炼一下自己的管理能力。”市政管理处公开招聘工作人员,28岁的李智慧“自毁前途”的话,同事们都以为是说笑。

  同事不解,父母公婆更是强烈反对,带着丈夫一个人的支持,李智慧走马上任了。

  下水道班共28人,共事的大姐个个都比李智慧有经验。对这位“空降兵”,大家并不看好:漂漂亮亮的小姑娘,干得了这个?心里嘀咕着,大家还想“刁难”她一下。被建筑垃圾和淤泥堵住的下水道是最难掏的,大伙把目光聚到她身上。“你们能做,我也能做。”没下过井的李智慧放出豪言。可戴好安全帽,系好绳索后,心里也有一丝害怕。“你一定能做到。”没有退路的她为自己打气。当大大小小的石块被吊出井时,大姐们服了。“现在,再要下井,我们都和李班长争着下去,确实舍不得她嘛。”姐妹王登琴说。

  尽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,但现实和想象的差距还是很大。“没有一线经验,技能不如工友。特别是暴雨后去现场,在水里一泡就是几小时,体力严重跟不上。”李智慧评价当初的自己。那段日子,她一到家就倒在床上,要么睡、要么哭。“别放弃,只要用心去做,你一定能做好!”丈夫的理解和鼓励让她又爬起来,回到急需清掏的下水道那里。上任半年后的一天,李智慧正在大街上掏窨井,坐在私家车里路过的儿子眼尖,摇下窗子喊妈妈。那是婆婆第一次看到媳妇的工作状态,工作服溅满泥浆,站在大街上拿着铁勺、毛竹片,甩开膀子掏下水道。“这孩子确实不简单。”当晚,婆婆对李智慧说,以后你就放心去忙吧,孩子交给我。

  有了家人的支持,李智慧工作干劲更足了。“每逢下大雨、暴雨,别人往屋里跑,我们却朝屋外跑,穿街走巷,检查道路积水、清除窨井上的漂浮物。”2013年夏天,盐城市后关路与人民路交叉口一阵猛雨积成汪洋。“水位足有60公分,没到大腿。水面全是生活垃圾,最要命的,那里还连着化粪池。”职工凌兆霞记得,为了抽水,李班长和大家一起抬水泵,拖水管,但却找不到下水道的窨井盖。“她用手在水里一点点摸,那水又脏又臭,周围蚊子还多。那次清掏,李班长在臭水塘里泡了整整12个小时。”

  城市排水连着千家万户,下水道就像一座城市的血脉,血管不通,城市的各项机能都无法正常运转。下水道班担任着大市区170公里的主干道,40公里的次干道,90公里的干道,1万多口窨井的维护、管理以及防汛任务,还要应急处理管道堵塞、溢流等突发事件。“我们也是人。站在水里就算什么也不干,一个小时都难挨。不能再傻干,要用巧力,不然工作效率低,人也累垮了。”李智慧说,“其实,掏下水道也不单纯是体力活,它还是技术活。”看图纸、走现场,利用空余时间,她对大市区地下管道的走向了如指掌。“把工作做在前头,特别是汛期到来之前,对所有的地下管道进行一遍拉网式的清掏疏通。再下大雨,大家坐在工程车上巡查就行。”

  文峰街道朝阳小区处于市区地势最低洼处,地下管线陈旧、老化严重,只要遇到强雨,这里肯定淹。节假日,李智慧带着姐妹们前来义务清掏,为小区清理下水道18000米。自那以后,下水道班就经常来,小区居民从此告别“雨中看海”的日子。目前,下水道班已和市区8个老小区结队,义务为小区清掏管道。这样,下水道班平均每人每天的清掏量就多达1000公斤。虽然累些,但更多小区走出了受淹的困境。当初,许多人质疑李智慧在这个苦脏累的岗位上能不能坚持下去,如今她用行动证明了一切。全国最美青工、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、全国青年岗位能手……拿下一堆荣誉的她说:“不管什么工作都需要人去做。我去做了,做好了那就是最体面的工作。”本报记者卞小燕

  原标题:做好了,就是最体面的工作—记80后大学生、下水道班女班长李智慧(来源:中国江苏网-新华日报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