维多利亚的秘密:布莱恩·达菲烧毁底片的时尚天

  从1979年以烧毁底片的方式告别摄影圈到2010年辞世,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时尚摄影圈红极一时的英国天才摄影师布莱恩·达菲再也没有拍过一张照片。今天,也许你不曾听说过他的名字,但是你也许看过他最为人熟知的一张照片。在一定程度上,这张图片甚至定义了整个上世纪70年代欧洲摇滚文化。

  这张传奇经典就是达菲为大卫·鲍伊唱片集《Aladdin Sane》拍摄的封面肖像。照片中,雌雄莫辨的摇滚巨星——被人称作“摇滚变色龙”的大卫·鲍伊在白色背景中赤裸上身,垂头闭目,脸上涂抹着蓝红相间的Z形色块。造型奇特,冲击力十足,把摇滚明星的神秘、张扬而自我诠释无遗。

  在拍出这张经典名作后,他又接连为大卫·鲍伊拍摄过另外两张唱片——《Lodger》和《Scary Monsters》的封面。

  除了这张经典照片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当红的摇滚明星、演员、模特和各界名流几乎没有人逃过他的镜头,例如英国著名重金属乐队黑色安息日、朋克乐队“金发女郎”以及甲壳虫乐队的两位核心人物约翰·列侬和保罗·麦卡特尼、英国著名影星迈克尔·凯恩、“垮掉的一代”文学创始人之一——威廉·巴勒斯、超模简·诗琳普顿、“性感小猫”影星碧姬·芭铎等。

  和以往的摄影相比,达菲的作品充满动感且创造性十足,跳跃着一个时代的时尚脉搏。“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我。我从来不想成名。为什么要成名?成名又是为了什么?难道就为了哈罗斯百货商店的看门人认识我吗?我在乎的是我的孩子们怎么看待我,我的孙子怎么想我——事实上他们认为我是一个美味的天才。”布莱恩·达菲说。

  达菲的性情出了名的火暴、躁狂而直率。性情急躁的他对压力非常敏感,这位天才摄影师非常厌恶商业摄影,甚至到了忍耐的边缘。也许是压力积累了太久,有一天当他回到工作室,一个助理告诉他厕纸用完时,他竟然会因这点小事失去理智,大发雷霆。“在我的公司,我知道我是董事长、CEO以及最大股东,但我现在竟然要为厕纸操心。”他在采访中说。这卷厕纸对达菲而言竟成了最后一根稻草,他随之的反应是把一箱子照片底片搬到花园里付之一炬。后来,由于邻居及时召来地方官员,才使得这些珍贵底片没有全部化为灰烬。

  从火堆中抢救出的部分图片也会在此次展览中出现,这是这些死里逃生的照片首次在伦敦以外的地方展出。

  为什么他要放弃关于摄影的一切?“我开始不像我自己了,”达菲在接受摄影杂志采访时说,“我开始违背我所信奉的关于创造力的基本戒律了,通过和我交往的人们,我发现在我里面一个主要的缺陷:没有人想要一个固执己见的、傲慢的、横行霸道的家伙做摄影师。你需要一个懂得迎合生活的摄影师。”

  从1979年焚烧底片到2009年那些幸存底片得以在伦敦展出,达菲30年没有拍过一张照片。因此,贝利和多诺万后来享有的摄影声望也与他擦肩而过。

  去年达菲去世后,贝利就成为“暗黑三人组”中唯一在世的成员。他在《星期日电讯报》的纪念专题中描绘达菲时也毫不避讳地提到这位故友的狂暴人格,同时,贝利表示,“他很机敏,也很逗乐,我们三个在一起时他经常逗我们开心。虽然他脾气很臭,但是我依然记得和他一起欢笑的所有时光。”

  上世纪六十年代,布莱恩·达菲和同时代的时尚摄影师大卫·贝利(David Bailey)、特伦斯·多诺万(Terence Donovan)一起,在时尚摄影圈里三足鼎立,这帮来自工人阶级的狂妄自大的坏小子们,通过影像捕捉着绚丽的六十年代的气质和情绪,定义和塑造了一个时代的风尚。随之他们的作品,他们自己也成为一个时代的偶像。1962年,《星期日泰晤士报》首次将达菲、贝利和多诺万并称为“恐怖三人组”。

  1967年,达菲成立了一家电影公司,试图将艺术才华从照相机镜头转向大屏幕,之后拍摄了两部电影。1979年,这位性情特殊的摄影师以极端的方式告别了摄影界,再也没拍过照片。达菲此后涉足日益兴旺的广告业,拍摄出很多高水平的广告片,获奖无数。2010年5月31日,达菲因肺癌去世,享年76岁。达菲1956年结婚,有两个儿子、两个女儿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