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根网红:柏栩栩:告别数字投身娱乐

  2007年的“好男儿”柏栩栩今年31岁,但在主持这个行业,他才有三年的工龄,和同龄的主持人比起来,还是不折不扣的新人,此次能入围SMG2011年度“名优新播音员主持人”评选活动的提名,连他自己都没预料到。

  柏栩栩毕业于清华英语系,在校期间从未当过主持人、从未想过报考艺术院校的他,如今居然走上了荧屏。“这是我所处的环境造成的。高考前,我脑子里只有北大清华,因为我们中学每年有三分之一的人考入北大清华,也就是说,如果连前三分之一都进不了,实在太说不过去了。这是我当年给自己设定的目标,而且想过,如果考不上就复读。那时候,我真以为中戏是唱京剧的学校,真不知道和北影一样是学表演的。”

  如愿进了清华,毕业后理所当然地进了“四大”工作。然而工作三年后,他厌倦了,“我已经看到周围所有人的出路,无论是换公司、换行业还是出国的,不过如此,没有本质上的变化。那么为何不破釜沉舟呢?对于娱乐圈,我的出发点是懵懂混沌的,但就是这样陌生,才有意义”。

  最初“觉得自己长得还不错”的他辞职后当过一段时间“北漂”,靠积蓄为生,跑了不少剧组,但没“混”出名来。后来,他决定报名“好男儿”,参加选秀,“进入比赛才发现原来需要学习的东西特别多,但来都来了只能硬着头皮比下去”。

  热闹的比赛过后,他却迷失了,不知道究竟能干什么。这时,北京赛区的导演建议他,根据他的背景和性格,当双语主持人可能适合他。“那时候刚拍了《网球王子》,沉迷于演戏,天天想着做演员。可哪里有那么多戏给我演,我没有专业表演经历,又不属于年轻人,都28岁了,高不成低不就的。但当主持人……我当时还抵触,想主持着什么急,40岁不也一样?当时想到的例子就是孙国庆、戴军。后来硬着头皮去试了ICS的《娱乐进行时》,这么一试,确实比唱歌演戏有意思、自如得多。现在一晃已经三年。”

  现在,他还是东方卫视《娱乐星天地》的主持人。回想起当年坐写字楼的生涯,偶尔也会恍惚,“我的同学在各自的行业和公司至少做到了中层管理人员,很多还是高层,坚持在四大的已经做了合伙人,年薪百万。从收入来说,我比他们可能差很多,但我觉得现在比在写字楼放松得多,至少我是充满热情的,我愿意钻研琢磨这个,而不是每天重复劳动交报告,没完没了的数字摆在面前”。提起和他有着类似经历的尚雯婕,他同样敬佩,“她也坚持了很久。说实在的,唱片行业越来越不景气,但对我来说主持人还有前途有希望”。

  做的是娱乐节目主持人,柏栩栩常常被朋友问八卦,“我跟他们说,千万不要以为我是娱乐圈的,我只是一个媒体人。我觉得大家所谓的娱乐圈是一个很高的阶段,我还不够资格去踏入娱乐圈,现阶段我和大家一样是看热闹的。我知道的八卦也是道听途说,包括网上看到的,对于明星,我不太会去打交道。而且就算知道一些八卦,我也不能说呀”。

  因为半路出家,他要学的东西不少。他会去买书研究,但发现还是实践和观察更有效,“我会偷食,观察其他主持人在不同情境下的不同状态,还会回看自己的节目琢磨——以前不敢看,现在逼着自己要看,提高业务水平”。节目播出前,他还提前到演播室写稿,“我觉得说自己的话更自然一些,我也会琢磨,开场白或结束语可不可能和别人不一样?和自己以前的表达不一样?其它工作中正确的表达方式只有一种,没有选择,但娱乐行业是看你的创造力、想像力,并没有非黑即白的固定标准。我觉得现在和原来最大的差距在于:原来的世界是内敛的,而这个行业需要你表达出来,千万不要退缩和害羞,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越直接越真实就越容易被接受”。

  经纪公司东方之星将他定位为高端的双语主持人,除了固定节目外,柏栩栩也会去主持一些高端品牌的活动,但当初的演员梦再也没碰,“我这个人,说好听叫专注,不好听就是一根筋,同一时间只能干一件事。现在做主持只能专心干这个,不想去理其它,偶尔有些邀约,我都是婉言谢绝的,基础不打稳,过早去赚钱是错误的,而且我开销不大,没奢侈爱好,不愁吃穿就足够了”。

  “漂”在上海,父母又不在身边,柏栩栩一心一意忙工作,没有解决个人问题的打算。“我爸会问这个,但我妈绝对不会问,当然问也不过是蜻蜓点水式的:‘都30多岁了,个人问题要考虑考虑了……”事业不稳固,我是没什么底气成家的。对于谈恋爱,我不是特别有所谓,随遇而安吧,而且就算谈恋爱也没结婚的想法,处得好就好,不好就比较遗憾”。

  婚姻观方面,他是颇有些大男子主义的,“不是不想结婚。我认为一个男人,要支撑家庭,我这些观念继承了爸爸的传统。如果和我讲男女平等、两个人共同奋斗构架美好家庭这些,对我来说不太现实,总觉得如果我结了婚,老婆愿意的话可以不工作在家呆着,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仍能负担得起这个家,我的家庭目标是按这个来制定的”。更何况算算经济账,他又有了压力,“还真不知道养个家需要多少钱。看我那些成家立业的同学,开销还蛮吓人的——你要买房,生个孩子就更恐怖了”。

  如今,他在上海依然租房,“之前没想过,是因为太贵了,现在看跌到什么程度吧。而且我觉得租房更经济,随便算一笔账吧,500万拿去投资,一年基本上收益25万没问题,你一年租房能租到好地段140平米的大房子了,但相同地段买房又能买多大?为什么不把买房子的钱去投资、拿投资赚到的钱去租房呢?”不过说起投资,曾经的“金融男”却没什么“花头”,“没太多时间钻这个,我就是靠银行。股票我是从来不沾的……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